[诗图巩义]康百万庄园•雪中抒怀

阅读 1036


巩义文联


  图片摄影:白健

望海潮•河洛康家雪中抒怀

欧阳冰雪

邙山形胜,金龟探水,绵延十代繁华。琼落画梁,梅开宅院,当年河洛康家。绮疏映窗纱。忆两朝兴盛,商海无瑕。祖训留余,不教得意逞豪奢。

依稀风静云斜。似长廊月落,楼观飞花。船涉六渠,人行三省,经营千里烟霞。诚信总堪夸。赞济贫扶弱,德义交加。礼乐修身遍布,慷慨走天涯。

雪中康百万

赵苗利

抓一把冬日岁月,飞扬成雪,四百年里的那抹红,在素白里,风情!

古枣树,葡萄藤,老水井,串起悠长悠长的小径,用步履轻轻,摇落厚重……

风拂窗台,晕开,百万青瓦的黛,龙凤喜脉,纷扬扬,留余春风满怀!

康百万庄园之雪中抒怀

李富卿

河洛康家,豫商家园。

留余精神,世代相传。

漕运起家,千顷良田。

商号林立,冀鲁豫陕。

扶弱济困,招良纳贤。

诚信经营,繁荣百年。

明清建筑,美轮美奂。

瑞雪普降,焕发新颜。

河洛明珠,世人称赞。

祝福中华,勇往直前。

采桑子•寻觅康府

徐建娜

皑皑栉比寻康府,素裹妖娆。风朔斜飘,遥想当年富贵骄。
曲终华落谁人知,歇雨潇潇。涤尽今朝,千种勾描几处寥。

康家雪景所思

狄学恩

雪压青砖灰瓦,难掩一派繁华。

阶高雕梁画栋,敢问此地何家?

冬装暖身火炉,夏用凉心轻纱。

良田千里之外,可谓神州富甲。

七绝•河洛康家

王德普

富甲神州四百年,

留余二字是真传。

世人莫忘留余事,

一点慈悲种福田。

康百万庄园•雪中抒怀

文/王宏涛

豫商正义泛中原,

河洛康家盛誉传。

富甲神州天地厚,

闻舆海内古今宽。

留余文化辉千里,

载道铭旌述万年。

苦乐兴衰青史记,

贤仁漫步是人寰。

读康百万庄园雪景图抒怀

邰红涛

初秋天渐凉,遐思百万庄。

金龟探洛水,留余架津梁。

繁华四百岁,回眸多风霜。

冬雪遮歧路,三上作文章。

注:在巩义康百万庄园有一个“三上成文”室,这曾是昔日康家主人的厕所,典故取自于欧阳修《归田录》的“余平生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因而,酷爱读书的康家主人就把自己的厕所命名为“三上成文”。

雪中的康百万庄园

段建中

雪中的康百万庄园

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壮观

它荡涤了几百年的尘埃

重新焕发新的容颜

昔日繁华的深宅大院

再也藏不住什么悬念

它向人们传说着

一个凡事“留余”的经商典范

康宅雪景抒情怀

文/苏红军

青砖蓝瓦古建群,

皑皑白雪再覆身。

尘封久远何以贵?

留余精神诉忠魂。

康家兴盛四百载,

春夏秋冬日历新。

昔时辉煌今不在,

豫商借得礼义信。

雪花悄悄落井台,

是非恩怨雪里埋。

水清照见往来路,

漫天洁白化尘埃。

(贾雪锋)

河洛康家

张小红

洛水邙岭毓秀地,

河洛康家封百万,

富裕不忘崇勤俭,

传家宝贝“留余”匾。

耕田织布巧经商,

商船结队下江南,

诚信方能走天下,

宽以待人排万难。

康氏家族结善缘,

福佑乡邻成美谈,

治家有方重仁义,

私塾修习诵经典。

富十二代不是梦,

耕读传家美名传,

四季轮回祥复瑞,

厚德载物享华年。

雪中寄情百万庄

刘伦山

瑞雪飘落百万庄,

山舞银蛇数嵩邙。

留余精神传后代,

四百多年族盛昌。

马跑三省本家草,

船行千里自店庄。

国企民营今欲振,

以诚为宗兴豫商。

康百万庄园•雪中抒怀

赵中岳

漫天皆白迷嵩邙,

庄园岭阳雪中藏。

庭院房舍溢古风,

五脊六兽宅势张。

河东河西王谢去,

葡萄三百年藤芳。

盛世人乐崇留余,

沧桑毁誉咏叹长。

雪中康百万庄园

孟范争

青砖灰瓦留余匾,

白雪红梅葡萄藤。

人来人往四百年,

庄园默然待春风。

七律•河洛康家

张云鸿

银装素裹扮山城,

河洛康家玉宇名。

船涉六渠邻里事,

人行三省院庭中。

两朝兴盛十多代,

一户繁荣四百冬。

何以财神声贯耳?

留余遗训富民经。

康百万雪中抒怀

张宏扬
雪覆黛瓦绣灯红,
金匾粉壁八院通。
四朝繁华当殊观,
岂唯留余寻常听。

康百万庄园•雪中抒怀

崔新茹

岁月沧桑古韵存,

雪染康家景异新。

宅院幽雅鸟不语,

宏庭庄重人有音。

青瓦层叠秋几度,

留余传世昭后昆。

鬼斧雕镂神奇在,

冬装难掩豪门深。

雪落康家暇想

曹世忠

雪落康家喜讯来,

银妆玉彻梅花开。

诚信化为六河舟,

兴家致富四百载!

秦砖块块垒固坚,

汉瓦片片护祥安。

雪覆六兽尽昂首,

窑洞房舍故事编。

一座庄园一部书,

几艘船舶留余间。

想高看远运河行,

落雪飘飘仿从前。

肃穆冬景思繁华,

浩荡河洛舒画卷。

振兴乡村大路开,

美好生活众人攀。

(赵中岳)

河洛康家

文/王德普

人世沧桑

怎能用文字尽数表达

恰如二门头上的葡萄架

贫贱时默默无语

把根基一味向下

扎进邙山厚土,河洛泥沙

兴盛时铆足了劲

顺风顺水,四处攀援

做强做大,海角天涯

青涩的果实,经过秋风的洗礼

大红大紫,如玉若霞

留给后人用心的总结

刻意的追求,百般的摸爬

终于误之毫厘,万里偏差

诋毁斥责,刻意美化

仍不能,把真元体察

却原来,深刻还是肤浅

皆是时代的造化

还需要知道什么

就去问那棵葡萄树吧

放眼凝望,用心对话

留余二字

传自兴盛四百年的河洛康家

  (1)

冰封北国雪满天,

嵩邙对峙成诗篇。

暑天观景送凉意,

雪絮悠悠飘庄园。

(2)

雪压屋顶白絮飞,

路上行人一时稀。

百万庄园多幽静,

功德牌坊竞屹立。

(3)

豫商家园扬天下,

中州数省皆为家。

马帮喜踩冬寒雪,

泛舟更待迎春花。

(作者:贾万根)

发表评论